解生号

2019女足世界杯盈利(夺冠之后)

夺冠之后,女足的收入能追上男足吗?

某种程度上,此次女足夺冠是一场自我救赎。资本进来了,还有资本在关注之中。但如何留住资本,留住球迷,才是为女足欢腾后面临的长期问题。

文 | 邬宇琛 李小趣

编辑 | 周维

运营 | 田宝

被看见的中国女足

2022年2月6日,春节长假的最后一天,中国女足重新被人们看见。

在女足亚洲杯决赛上,中国女足在上半场落后两球的情况下,下半场连进3球,补时阶段绝杀韩国队,最终夺得亚洲杯冠军。

夺冠之后,女足的收入能追上男足吗?

▲ 女足夺冠。图 / @中国女足 微博

据新浪体育报道,这场比赛的收视率达到2.44%,创2019年至今国内足球类赛事最高收视率记录,大约8600万电视观众见证了中国女足荣耀时刻。

这也是中国男足1:3输给越南后的第六天。鲜明的成绩对比,让女足成为当晚社交媒体上的最大热度,#给女足加钱#的微博话题,阅读量达到1亿。足球名嘴黄健翔发微博说,“请按照男足奖金标准双倍给女足发奖金”。

这还是中国女足失去亚洲杯冠军后的第16年。夺冠后,许多人在朋友圈分享歌曲《风雨彩虹铿锵玫瑰》,他们对中国女足的印象,仍然停留在那首歌里。

2007年,女足世界杯在中国举行,中国女足最终止步8强。在中国女足出局后,6万名球迷在看台上不愿意离开,一起合唱“纵横四海笑傲天涯永不后退”。

彼时的女足,拥有22.5万美元的小组赛出线奖金,世界杯共计有6家国际足联合作伙伴和8家区域赞助商。球员韩端在洛杉矶索尔队的工资是每月5000美元,并拿着索尼近百万的赞助合同。虽然关注度逊于男足,但女足尚有着纵横四海的野心、实力,以及财富。

再之后,接近十年的时间里,女足的职业化在摇摆中几乎陷入停滞。

2013年,女超联赛首轮上座率为每场9000人。2019年,女超联赛的平均上座人数只有每场1840人。

不被观众看见的结果,就是不受资本青睐。女足球员代言缩减,工资收入大幅减少,整个女足赛事不仅难以实现自主盈利,预算也捉襟见肘。2014年,足协女子部年度预算总额仅4000万元。由于没有赞助商,部分地方队球员的工资是2300元底薪加上800元奖金,实习工资是650元,单位全部是人民币。

2015年,中国足协女子部主任陆煜在采访中说,全国注册的女足运动员各级队伍加起来不到4000人,成年队仅有五六百人。在那篇讲述女足球员梦想与热爱的报道里,当地体育局工作人员对赞助的最高期待是“一队二队加起来三五百万”;球员们之后最好的出路,是做足球翻译、开火锅店和当体育老师。

球员数量锐减,当然会限制女足水平——当王霜重新回到大众视野时,资深女足记者陈清扬形容她是“一片空白中的有点儿光亮出现”。

事实上,就在一年前,女足还是大片空白的、不被关注的空间,就连今年这场扬眉吐气的亚洲杯,央视最初都没有买下转播权,而是在决赛前才临时宣布直播。

直到今年亚洲杯夺冠后,女足的关注度与商业价值,一夜间得到指数级增长。

根据亚足联发言人的说法,女足亚洲杯冠军首先将会获得100万美元的奖金;除此之外,中国足协承诺给予“高于中国男足12强赛所获额度”的奖励,预计超过1000万人民币。

2月6日当晚,蒙牛乳业宣布将给予中国女足千万现金奖励;支付宝则宣布“十年十亿”女足支持计划的1300万元奖金已经到位,其中1000万用于奖励球员,300万奖励水庆霞教练团队。截至发稿,中国女足已经获得接近4000万的奖金。

这在一个月前,恐怕都是难以想象的。

女足队员真的很穷吗?

2016年世界杯预选赛,中国男足0-1负于叙利亚后,“退钱”的喊声,在陕西朱雀体育场外振聋发聩。当女足亚洲杯夺冠后,“加钱”的呼声,忽然不绝于耳。

人们已经很久没有对资本的流入如此欢迎而不抱任何警惕和怀疑,在认知里,中国女足始终是一支需要钱,并且很缺钱的球队。

认知来自各种碎片。

远的如7年前一篇名为《踢球的女孩,看上去很美》的报道,里面说在当时,河南一队的球员待遇最好不过是每月2300元的工资加上800元的补助,二队的教练员月工资还不到5000元。球队同样陷入缺乏赞助的窘境,赞助商因担心回报望而却步。“有时,为小队员们买足球鞋,一些知名体育品牌都没有小号的”。

近的如一张“风靡全网”的采访截图,世预赛期间,男足国家队队长吴曦笑对镜头说,自己一直在坚持吃海参,而女足队员则说她们每天都吃面食。在决赛中人球分过、底线传中助攻的唐佳丽,至今还在用iPhone 11,而男足后卫张琳芃却从豪华SUV中缓缓钻出。

夺冠之后,女足的收入能追上男足吗?

▲ 图 / 网络

现在,这些碎片又回流到了大众眼中。一个现役国家队女足队员,究竟能够赚多少钱,这是个很多人关心的问题。

至少从当前来说,女足队员的待遇并不如大家想象中的差。女足国脚李佳悦曾亲自在vlog中公开自己的薪资:运动员薪资分为固定工资和奖金。以她为例,2007年她进上海女足转正时工资是800多元;由替补到主力,工资涨到了3000元;2012年进入国家队成为主力后,薪资变成了5000元;2014年在留洋韩国后,能拿两万元。结合当时的情况上看,这个薪资不算太高,但在女足行业里已不算太低。

大多数国家队女足队员,都来自国内的职业联赛。在国家队没有比赛日的时候,职业化的女足运动员们,会回到地方俱乐部,参与女足联赛的竞争。来自俱乐部的收入,会占女足运动员收入的很大一部分。

根据国际足联2021年5月发布的《国际足联基准报告:女子足球》报告显示,2018-2019赛季,从俱乐部运营支持来看,中国女足俱乐部运营支出是全球第一,俱乐部平均支出接近200万美元,其次是英格兰、韩国和日本。在收入方面,俱乐部平均收入最高的是日本女足联赛,超过了150万美元;中国平均收入为110万美元,排名第二;英格兰女足位列第三。

长春女足总经理刘友也在接受《足球报》采访时佐证了这一事实,他表示,目前一支女超队伍的年投资基本在2000万以上,个别队伍已经达到了4000万,去年联赛单场次奖金达到了1000万,国内个别年收入达到了200万以上。

“有一部分女足球员年收入都在100万以上,有的队员拿3份工资,即编制内工资、俱乐部工资以及国家队津贴。”刘友说。

德国转会市场中国区管理员朱艺也在微博中写道,中国女足国家队球员的年薪根据所在球队不同参差不齐,目前一般在十几万至一百多万元(税前)区间,极个别超过200万元(税前)。

从2017年开始,中国足协就计划创新女足发展模式,推动“男足带动女足”。此后,足协强制规定,中超俱乐部必须要有一支女子足球俱乐部,并且每年投入不得低于1500万元,不得高于3000万元,一年之内没有组建好自己的女足球队的俱乐部,将失去中超联赛的资格。稍显严苛的行政指令,客观上也刺激了女足球队的发展,俱乐部不得不向女足身上注资。

而这期间,企业对女足的关注度越来越高。以支付宝的“十年十亿”为例,平均每年一亿的赞助费用,其中一项奖金支出就是“女足国家队奖金”。

《足球报》记者贾岩峰表示,“前些年不知道,但是2018年以后,中国女足是世界上收入最高的女足,这都是资本的力量”。总结下来,中国女足运动员,特别是国家队的女足运动收入并不低,至少不像部分人想象的那样微薄。

同工同酬,何日可待?

“穷养的女儿英气豪杰,富养的儿子目歪口斜。”某种意义上,网友们对于女足穷的想象,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与男足富的对比。

以留洋的女足队员王霜为例,2018年她转会到法甲豪门巴黎圣日耳曼,和内马尔、姆巴佩等球星在同一家俱乐部。据媒体披露,王霜的年薪达到50万元人民币。相比之下,同队的男足顶流球星内马尔的年薪高达3000万欧元(约2.2亿人民币);中场球员维拉蒂,年薪也达到了税后1100万欧元(约8000万人民币)。

夺冠之后,女足的收入能追上男足吗?

▲ 王霜和水庆霞。图 / @女足王霜 微博

放在国内,男足工资更高也是无需争辩的事实。2013-2015年,广州恒大开启了中国足球的“金元时代”,花费大量的资金引入球员,引得上港、国安、鲁能等俱乐部跟进烧钱。那些年,中超不仅花大价格将多位巴西、阿根廷球员带到中国,甚至承包了很多欧洲顶级球星退役前的高薪。泡沫中,本土男足队员的年薪也被送上一个巅峰。

比如现役国脚武磊,在上港时的年薪以欧元计,为200万欧元。天天吃海参被骂的国足队长吴曦在苏宁时期续约时,年薪据称达到700万元,在接受采访时他还表示,“放眼中超,其实并不算最高的”。相比之下,纵使是现阶段拿200万元高薪的女足队员,也不及其1/3。

不仅中国女足,世界范围内的女足收入与男足相比,都会显得寒酸。根据英国足球网站“442”报道,女子英超中,女子足球运动员的年薪约3万英镑,起薪推测为2万英镑。目前,世界上最高薪水的美国女足运动员卡莉·劳埃德,年薪为37.7万英镑,折合人民币也不过320多万元。而曼城队的德布劳内,周薪据传就达38.5万英镑,年薪约2000万英镑。梅西的税后年薪,更是高达4000万欧元。

同一项运动,为什么男女运动员待遇差异如此之大?

人们给出的回答常常是:“女足比赛的商业价值低。”而更根源的东西,则是惯性式的回答:“观赏性不如男足。”简单来说,很多人认为,从比赛节奏、对抗强度以及球员的个人能力上比较,女足的比赛没有男足的比赛好看。

对于足球俱乐部来说,收入主要来自于赞助费、转播费、门票收入、周边售卖、球员转会费等。如果没有人看,那么就意味着足球俱乐部很难赚到钱。相应地,球员的收入也就难有上涨空间。

女足运动员赵丽娜曾在“一席”的演讲中回忆,自己刚打女超联赛时,全场的观众不及演讲台下一小块观众那么多。“还以为自己打个女足多么牛X呢,说,哎呀,是不是会有特别多人来看呀,扑掉一个球会不会有新闻回放?那时候,其实根本没人关注女足。”

对比之下,疫情前的2019年,男足中超联赛场均观赛人数达到23464人,2018年场均上座人数达到22594人。根据2021年中超公司的定价,票价分为三档:60、80、100元。若按照60元计算,一场2万人观战的比赛,光靠门票收入就可以获得120万元。

职业化和市场化,是女足运动员们走出低薪的解药。此前,包括英国、法国、西班牙等国家,纷纷依靠各自的联赛男足俱乐部,延伸出女足俱乐部,比如王霜曾效力的法国巴黎圣日耳曼,比如唐佳丽目前所效力的英国托特纳姆热刺。

但对国内女足联赛来说,职业化的道路却略显尴尬。尽管女超联赛在1997年就已经创立,但始终达不到职业化的水准,最多是半职业状态。

目前,国内的女足队员赛程安排上,联赛始终为辅线,国家队赛事为主线,变更频繁的联赛机制让赞助商和资本都望而生畏。而缺乏稳定的市场和资本助力,则让国内女足难以实现职业化,商业化就更难了。

2015年,大连女足被权健收购,更名为大连权健女足。此后三个赛季,这支队伍蝉联女超冠军。但随着权健集团涉嫌种种违法犯纪,大连女足也被迫解散。

此外,一些偏见确实也长期主宰了市场。比如2018年男子世界杯的奖金总额为4亿美元,冠军法国队获得3800万美元。而2019年的女足世界杯奖金只有3000万美元,夺冠的美国队只有400万美元。那之后,美国女足根据《同工同酬法》反复起诉美国足球联合会。不久前,美国女足队员还反穿球衣以示抗议,但同工同酬依然任重道远。

好在,对于整个女足赛事来说,情况正在改观。2019年女足世界杯半决赛,英国有1170万人观看,这场比赛成为截至当时英国2019年最高收视的电视节目。根据国际足联的数据,2019年法国女足世界杯有11.2亿观众观看。

女子球队也越来越多地单方面接受赞助,而并非和男足捆绑销售。在未来,女子竞技将会有更多的市场。

某种程度上,此次女足夺冠是一场自我救赎。资本进来了,还有资本在关注之中,但如何留住资本,留住球迷,才是为女足欢腾后面临的长期问题。

尤其是在房地产行业大幅动荡之后,未来的中超联赛将失去此前的巨额金元支持,未来恐将陷入一片迷茫。在此背景下的中国女足,未来如何,也不是那么乐观。

2019年,王霜发过一条微博:“什么时候你们支持女足的角度,不再是为了讽刺男足。什么时候你们的支持,是能看到不仅仅在国家队中的我们,还有俱乐部其他踢球的女足球员们,给她们带来踢下去的意义,那么我们中国女足在未来才会真正强大。”

在女足夺冠后,前《足球之夜》记者孙雷写道:这支球队未来难免有波动,请想起我们今天的感动,长时间温柔地对待她们。

夺冠之后,女足的收入能追上男足吗?

▲ 女足夺冠。图 / 微博

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,侵权必究。

上一篇 中央五套为什么不转播女足(7月27日)
下一篇 返回列表